手机版 | 微博登录 | QQ登录 | 微信登录 | 登陆 | 注册 | 投稿 | 反馈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网站首页 > 原始产权 >存在建设银行的教育储蓄不翼而飞,谁取走了我的存款

存在建设银行的教育储蓄不翼而飞,谁取走了我的存款

时间:2006-05-13    点击: 次    作者:李堂平 - 小 + 大

存在银行的教育储蓄不翼而飞,客户纳闷了:谁取走了我的存款

     胡先生存在中国建设银行开县分行的教育储蓄款不翼而飞,无助的胡先生找到了本报开县工作站。
4年前在开县建行办理教育储蓄
     2002年3月,考虑到自己儿子胡滔滔(化名)成绩很好,胡先生便让妻子周某某将自己在外打工辛苦挣的11000元钱在中国建设银行开县分行以教育储蓄的名义为还在上小学的儿子存款,存期三年,好为儿子上大学做好准备。胡先生告诉记者,11日妻子周某某和叔叔胡某某(退休教师)一道来到开县帅乡街的建行储蓄所,凭户口本办理了该笔业务。之后便将存单放在镇安镇的山上老家由年迈的母亲姜某某保管。而胡滔滔在开县西街中学读初中后于2005年考入开县中学就读高中。
取款发现自己手中拿的存单却是建行内部凭条
     2006年1月,在外务工的胡先生拿出存单,看到已经到期,便决定将此款取出转存。2月9日下午,他到中国建行小西门储蓄所去取款,但银行的工作人员告诉他,这笔钱早在2005年6月7日的时候就已经被取走,并且他们还告诉胡先生手里拿的那张取款凭条应该是银行内部所有,根本就不能用作取款。胡先生莫名其妙,当时来存款的时候,银行提供给自己的就是这张凭条啊,为什么钱就会被取走了呢?
     胡先告诉记者,当是存款的时候是妻子和叔叔来办的手续,当时银行的工作人员的确只给了这么一张凭条,妻子和叔叔对这些方面的事情又不是很清楚,所以胡里糊涂地拿了凭条就走人了,根本没有管这张凭条有无问题,而且银行的工作人员是有责任和义务来告诉用户这些事情的。他在10日上午找到开县建行,副行长邓元超和刘调查后告诉他,该笔业务是在2005年6月7日由胡滔滔凭福建教育学院证明来取走的。至于胡先生手中所持客户确认联凭条,那是无用的。胡要求看取款录象也被拒绝。胡先生只拿到建行提供的取款凭条和学院证明复印件。
     记者看到,银行出示了一张证明其内容是:“胡滔滔同学(胡先生的儿子)是我院2004级化学系教育与研究专业学生,此证明只作他的教育储蓄存取款用,用在其他地方不行。特此证明。”日期是2005年5月20 日,公章是福建教育学院,当时取款的人就凭这么一张证明取走了这笔教育储蓄款,而且在银行出示的取款凭条客户确认签名栏上赫然落着胡滔滔的签名。胡先生气愤地告诉记者,钱被取走的时候,儿子才上初三啊!儿子一直很听话,绝对不可能私自取走这笔钱的。还有儿子还那么小,怎么可能上大学?更何况,儿子现在还在开县中学上高一,他又是什么时候变成了福建教育学院的学生的呢?而且对比了笔迹,儿子的笔迹和客户确认签名栏上的笔迹根本就不一样。
     记者在开县中学找到了胡先生的儿子滔滔,他的确还是一名稚气未脱的高一学生,他告诉记者,2005年6月7日,因为当时在高考,学校放假了他就在家复习。自己绝对没有取款,以前也不知道有这笔钱。
开县建行:对方是按照程序取款 银行没责任
     在开县建行,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客户确认联是银行内部凭条,出现在客户手中是银行方面的疏忽。而邓副行长告诉记者,客户确认联是由蓄户签名确认的银行内部凭条,客户签名确认后才由工作人员将存单和户口本交给客户,既然客户户口本拿走了,那存单应该拿走了。该笔业务有可能是客户把存单和确认联一起拿走了,银行留存的此联还是由员工手工写的。当记者问到:“有没有可能工作人员出错,把确认联错给客户了呢?”邓副行长说,出现客户拿走凭条的现象是不少的,当时的经办人员是一名优秀员工,员工取款是不可能的。况且胡先生看起来是个精明的人,怎么可能会没有发现凭条有问题呢? 但记者要求看员工手写联和取款凭条、学院证明却被拒绝。
     对于取款,邓副行长这样解释:因为胡先生的这笔存款已经到期了,取款人只要凭非义务教育学校证明和密码就可以取走存款,并非一定要户口本才能取走存款,对于孩子年龄和那份学院证明银行是没有义务去考证其真实性的。而且取款的人是知道密码的,如果不是他们家的人怎么会知道密码呢?邓副行长还告诉记者,他们来存款的时候是没有加密码的,密码是后面才加上去的,胡先生是个精明人,他在加密码的时候,怎么就没有发现凭条的蹊跷呢?
     对于利用取款录象来求证,邓副行长先是拒绝介绍,在记者再三追问下才答复说按照规定监控录象保管一个月,过期后任何人都查不到。
换折到底是怎么回事?
     记者在胡先生从银行拿回来的取款凭条的复印件上发现了换折两个字,记者询问开县建行储蓄所的工作人员,解释是换折就是因为银行系统升级,要将老折换成新折,用户凭新折才能取钱。是不是该笔款被支取后再存入建行存折上了呢?记者电话采访了银行副行长,他告诉记者说,当时胡先生存款是存折,在去年银行系统升级要换折,取款要换新折才能支取,所以在取款单上才会有换折二字。而胡先生告诉记者,他们存款的时候就只有拿到现在手里的这张存单,根本没有什么存折。在存款的时候好象就已经加了密码,后来根本就再没有到过银行,就不存在改密码。具体加没加,已经记不清楚了,都近四年了,谁还记的那么清楚?我们都是老老实实的人,对这些事情一窍不通,银行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做,我们不可能把钱取走了,又来诬赖银行嘛!
     在记者的提醒下,胡先生已向开县公安局报了案,因为此事他也放弃外出务工。他表示要将此事追查到底。目前开县公安局经侦大队正对此案进行调查之中,记者将进一步关注。


图:胡先生手里的“存单”还有用吗?


本报记者李堂平 廖娜 见习记者熊远慧

《重庆法制报》2006年3月8日

微信扫码,打赏一下

支付宝扫码,打赏一下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26万元的巨额存单被他人质押贷款 储户状告开县农行胜诉

京ICP备18087533号  |   QQ:304765718  |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  |  电话:微信ID:minhu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