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微博登录 | QQ登录 | 微信登录 | 登陆 | 注册 | 投稿 | 反馈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网站首页 > 债权 >重庆荣昌一骨干教师遭遇高利贷后的凄惨人生

重庆荣昌一骨干教师遭遇高利贷后的凄惨人生

时间:2017-07-04    点击: 次    作者:巴石 - 小 + 大

    刘某君系重庆五家(集团)公司执行董事,其中两间门面就挂有三张牌子。背后干的却都是精心策划、统一制作借款合同、收款收据的高利贷勾当,通过公司经理李某莉等人采用欺骗手段放高利贷,殴打借款人李秉斐还本金追利息,监事律师石伟向法院起诉,判决生效后就找任执行局长的干亲家甘某强制执行。
     据不完全统计,三年多时间,刘某君起诉李秉斐等人借贷纠纷案66件,李某莉起诉李秉斐等人借贷纠纷案62件,白某起诉李秉斐等人借贷纠纷案14件,监事律师石伟代理刘某君、李某莉、白某起诉李秉斐等人借贷纠纷案93件,法官夏正华审判刘某君、李某莉、白某起诉李秉斐等人借贷纠纷案49件,共计111件。
 
                 ▲两间门面就挂有三家公司牌子
    针对廖曜中律师控告原荣昌区黑社会老大陈二娃(已在重庆打黑期间被判死刑)四大徒弟之一刘某君继续作恶荣昌一事。荣昌区公安局刑侦大队长王某和表示:“支持你们继续提供证据,继续举报,我们将继续查处。以前我们也抓住了刘某君,也移交司法机关起诉了,哪知道荣昌区法院判缓刑?”
 
【以合作营利为幌子,小学教师陷入高利贷】
▲梁某原系刘某君集团公司员工
 
    李秉斐称:“我原是荣昌后西小学教师,在城区经营了一家金色圣殿婚庆,梁某见此生意兴隆,就商量我一起到双桥区公园门口又开一家婚庆店。我资金不足,梁某就介绍他干亲家刘某君给我借款,月息按同期银行贷款利息的四倍计算。”
 
    “第一次借款,是在2013年1月16日,刘某君先让我在13万元借款合同、收款收据上签字、盖手印,然后通过银行转款。当我只收到6.64万元时,就打电话问刘某君,他说扣的是手续费。”李秉斐说。
 
    李秉斐称:“从2013年1月到2014年9月,我在刘某君统一制作好的借款合同、收款收据上签字、盖手印9次,共计159.6万元,银行转款只有117.62万元,差41.98万元。刘某君说扣的是手续费。”
 
【威胁、殴打借款人,骗看七旬母亲购房合同,劝纸上签字】
 
    李秉斐称:“2013年10月24日,我在下班途中被两名打手拦住,限我26日前支付刘某君3万元利息,否则到学校讨债,并给我头上一拳,大腿一脚,叫我想想后果。”
 
    “2014年6月,刘某君让两个打手喊我到公司,又对我拳打脚踢,威逼我诱骗母亲梁太英去公司,说生意资金周转不过来,需要普通借款,利息特别低,只看一眼门市购买合同。若不按他们指使去做,就逼我马上还钱。”李秉斐称。
 
    李秉斐说:“当时我被吓住了,立即带母亲来公司,他们就谎称只看一眼门市购买合同,然后劝母亲在纸上签字。”
 
【擅自添加出借方、借方人姓名】
 
    “2013年5月3日,李某莉借30万元给梁太英,借期二个月,月息按同期银行贷款利息的四倍计算,合同签订后,通过刘某君向李秉斐帐户转款29万元;
 
    2014年6月1日,白某借11万元给李秉斐,借期一个月,月息按同期银行贷款利息的四倍计算,梁太英承担连带责任,合同签订后,向李秉斐支付“现金”11万元;
 
    2014年6月18日,白某、刘某君借36万元给李秉斐、梁太英,借期三个月,月息按同期银行贷款利息的四倍计算,合同签订后,通过银行分两次向李秉斐帐户转款20万元和13.18万元。”
 
     梁太英说:“我不认识李某莉、白某和刘某君,两次借款合同、收款收据及一次借款担保,我没签字、也没盖手印。”
 
    李秉斐称:“我也不认识李某莉、白某、陈某益,每次在借款合同、收款收据上签字、盖手印时,没看见出借方签字,事后添加的。”
 
【转款差41.98万元,鉴定复制品,假公章,还借款变货款】
 
    “起诉金额共计159.6万元,银行转款117.62万元,相差41.98万元,原告律师石伟说支付的现金。但拒绝出示支付现金凭证。”李秉斐称。
 
    梁太英说:“我在申请笔迹、指纹鉴定A四纸上签了字、盖有手印,与原告律师石伟留下2014年12月25日相同日期。鉴定报告下达后,才发现石伟写的日期不是2014年12月25日,而是2015年2月25日。时间相差2个月,并且2015年2月25日是正月初七,法院没上班。”
 
    西南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鉴定人唐旭、杨志红出庭质证,唐旭说:“荣昌法院第一次交上来的样本材料全部是复印件。之后,我们通知要原件,寄来的原件就是原告律师石伟2015年2月25日写的,没有看见梁太英和原告律师石伟落款日期均为2014年12月25日的样本。”
 
    “唐旭又说, 2015年4月18日收到荣昌法院寄来补充样本。”梁太英说:“此样本,就是原样本的一、二款,不是我写的,也没将样本交给对方。”梁太英说,原告律师石伟在庭审中承认他提供样本的。
 
    梁太英说:“我要求刘某君提供银行转款凭证,两小时后刘某君将查帐明细表提交给法庭。我让何巧律师将明细表拍照发到我女儿电脑上,打印出来拿到中国工商银行荣昌支行核
实,一位女工作人员说没有这样的公章。”
▲工商银行不认可的公章 
 
    “刘某君提供了一张他本人农商行账户,我给他还款29.41万元;还提供了一张户主是刘某林的账户,给他还款46万元;法院解冻我账户后取款45.747万元。”李秉斐称:“我给刘某君还款29.41万元+刘某林46万元+借款合同与实际转款相差41.98万元=121.57万元,他从不出具收款收据;我持有的银行还款明细表,还不能认定为还款依据。”
 
    李秉斐称:“荣昌法院从农商行查出来的备注信息,我还给刘某君借款有‘货款'二字,合计金额15.7万元。刘某君从未卖货给我。”
▲偿还借款变货款,荣昌法院查询回执
 
【诉讼内容属实,予以确认;“还借款变货款”,不予以支持】
 
    法院认为,原告刘某君、李某莉、白某、陈某益借款给被告李秉斐、梁太英,签订的借款合同、收款收据内容事实清楚,证据充分,刘某君等四原告要求李秉斐、梁太英偿还借款、支付约定利息的诉求,法院予以支持。
 
    基于李秉斐提供的证据附言栏记载的是支付刘某君货款,而不是归还原告的借款。李秉斐对自己的主张,没有提出证据证明,法院不予支持。本案诉讼费,由李秉斐、梁太英负担。
 
【刘某君公司街头悬赏10万元找借款人】
 
    李秉斐系后西小学骨干教师,因落入高利贷陷阱后,逼迫辞职。2015年11月下旬,刘某君公司员工在荣昌城区各街道电杆、信息栏、居民楼层等显眼处,都张贴有悬赏找人。 一并附上李秉斐身份证复印件。
 
    悬赏找人联系人甘先生,姓名“甘某峰”(绰号:勇娃),是刘某君公司员工。座机023-46 4 7XXX90,去掉6后面4,则是刘某君公司电话。
 
    2017年5月26日,李秉斐在重庆某宾馆,被荣昌区法院带走,并拘留15日,6月9日走出拘留所大门。但是,作为一名小学骨干教师,在刘某君执行董事精心策划下,落入高利贷陷阱,加上司法腐败和行政腐败,导致教师工作没法干、无家可归,去一个不为人知的地方求生存。 
 
律师点评:邪恶的黑社会性质的高利贷资本及其现实危害
    点评律师:廖曜中 系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博士后律师、中国行为法学会理事、法联重大疑难案件研究中心研究员
 
    马克思说过:资本每个毛孔都滴着血。我最早学到马克思的这句话时大约是小学三年级,我当时在想:资本这东西坏,一定要彻底消灭资本?
 
    但后来怎么也想不明白,资本到底是什么东东?这么可怕,如此可恶,那样可恨?!这么多年我一直在思考:马克思为什么如此憎恨资本?难道资本真这样可怕可恨吗?随着年龄的增长,我慢慢发现:马克思的资本可怕可恨之说是有特定所指的,是指资本对劳动和劳动者的剥削和残酷,是在特定环境和社会才存在的,在我们中国社会主义国家里,资本的剥削和压迫是不存在的。我一直以来都感觉很幸运,感觉自己生活在资本压迫和剥削不到的社会里。然而,自从自己离开了公务员队伍,尤其是作了律师以后,我亲眼目睹了大量的资本侵害压迫甚至强奸老百姓的案例。实在地说,资本本无罪,资本本就是钱,就是金元宝,是财富。资本之所以成为滴血的怪兽,是因为操纵资本的人的罪恶,是资本背后的制度的邪恶!远的不说,就说山东聊城的辱母案主角于欢吧。于欢被高利贷的黑恶势力逼得几乎走投无路,家破人亡,几乎要把牢底坐穿。如果不是全国有良心的好人们的大力呼吁,估计于欢一家人只能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重庆荣昌的李秉斐被黑恶的犯罪分子刘某君下了套,从一个优秀的人民教师沦落到遭法院配合犯罪分子拘留,最后东躲西藏,无家可归的地步。这是法律和制度的原因还是司法腐败和贪官污吏的胜利?!再看安徽合肥的仰海水案。仰海水作为一个优秀的海军退伍军人,有幸福的家庭,可是因为安徽唐融公司的高利贷加黑色打手的逼迫,如今的仰海水是唯一房产被非法拍卖,妻离子散,无家可归,四处奔波申诉。
 
    一幕幕滴血的资本恶行,它比毒品更残忍,它比虎狼更歹毒!因此,我们要惩治资本的罪恶,首先要恨刹资本制度的歪风;其次,要整治利用资本压迫老百姓的流氓和打手;再次,要直接打击黑色资本的背后靠山,他们多为贪官污吏,多为官僚实权人物,更有司法机关干部的利益分配链条。是他们,是这些权贵资本主义者纠集了流氓地痞以及一进宫二进宫的劳改劳教释放人员,让他们充当权贵的打手,充当压迫和剥削的工具。这些罪恶的社会渣子控制了很大一笔社会财富,充当权力和罪恶的走狗,这个社会还会安宁吗?
 
    当前,中央大力反腐倡廉,实现打老虎拍苍蝇活动,全国人民一片欢腾。可是,金融领域的腐败分子和官僚资本转而利用司法腐败分子的权力在另一个领域加紧侵害普通老百姓的利益,从中央到地方,许多官员要么视而不见,充耳不闻,要么混淆视听,浑水摸鱼……从山东于欢案到重庆荣昌的李秉斐案、安徽合肥的仰海水案,这些高利贷加黑社会危害案无一不是权贵资本主义与黑恶势力勾结的结果,而且无一不是司法人员利用法律专门知识实施流浪地痞加抢沙劫行动的。还有什么时代的资本有如此明目张胆地压制普通民众呢?还有势力的罪恶能胜过当代高利贷呢?金融领域的腐败是目前最大的腐败,是勾结各领域的官员,把触角伸向社会各个角落的高利贷恶狼,他们具有极强的生命力,他们有着极强的利益粘合力。最后,以一首打油诗结束全文:我劝天公重抖擞,不拘一格反金狼! 

微信扫码,打赏一下

支付宝扫码,打赏一下

上一篇:银行贷款被拒,失信两年主动履行

下一篇:重庆荣昌:法官涉嫌参与畜牧局职工高利贷诈骗

京ICP备18087533号  |   QQ:304765718  |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  |  电话:微信ID:minhuw  |